芝英门户网站

您的位置:芝英门户网站>社会>温故而知新——周伟洲《汉赵国史》评介

温故而知新——周伟洲《汉赵国史》评介

作者:匿名日期:2019-11-08 19:14:20
摘要: 10月4日,上海。因执行安保任务,黄浦特警支队副支队长褚建军和同事们每天凌晨才能收岗,妈妈便带着5岁女儿来到外滩,和爸爸见上一面。

周伟洲先生是陕西师范大学中国西部边疆研究所的高级教授。他还是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顾问兼名誉会长、中国国家史学会顾问、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顾问等重要学术职务。作为著名的历史学家,周维周先生在西北史,特别是西北非汉族历史方面取得了丰富的研究成果。此外,以《汉昭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为代表的周维周先生对五胡十六国时代的历史也做了相当丰富的研究。《汉昭史》第一版于1986年出版(山西人民出版社),2006年重印为《中国古代北方民族史丛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这一次的第三次出版是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计划出版的《十六个新国家》系列丛书中的一次大出版。

本书由正文八章、附录四章、前言、后记和索引组成。从第一章到第六章,作者按汉末至前赵国的时间顺序讨论了赵涵国(刘源建立的汉国和刘尧建立的赵国的统称)及相关问题。第七章和第八章分别讨论了汉赵时期的政治制度和社会形态。附录由三张表格和一篇论文组成,这有助于读者更好地理解本书的内容。与前一版本相比,新版本增加了“附录4:十六国官员制度研究”和一个索引。特此记录以下目录,供读者查阅:

日本五胡十六国研究的学术史由清崎先生在《五胡十六国基础研究》(吉谷书院,2006年)序言中详细总结,并在此作简要概述。日本对五胡十六国的研究始于1931年石达实夫先生出版的《五胡十六国历史概述》(史志,第42卷,第7期,1931年)。此后,Uchida Ginpu著有《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夫修尼努》(石林,第19卷,第2期,1934年)和《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武维佑修年努努努努努》(石林,第20卷,第3期,1935年)以及宫川著有《Jinは泰山竹森格兰的事迹——武胡角は严は は は は は は は は《东方史研究评论》,第3卷,第3 五胡十六国时期进行了一系列相关研究,但五胡十六国只是其中一个研究对象,这一时期本身并没有成为研究者关注的对象。

自1950年以来,田石村早、顾川岛雄一直以《中国历史上的民族运动时期——五胡北魏时期与政治社会》(庄文社,1985年)和《隋唐帝国形成史》(朱墨蜀,1971年)为代表作品,并不断对五胡十六国进行研究。随后,小泽一郎、杨典等学者继续推动芜湖十六国之一的历史研究,如小泽一郎的《慕容部汉民族政策考察》(白山史学9号,1963年)和小泽洋典的《李农の石民》(李明馆文选。386-390,1977)。另一方面,同时还有芜湖十六国的历史地理研究,由前田正式命名。1979年,东京风间研究所出版了《平城历史地理研究》。总之,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日本对五胡十六国历史的研究逐渐深化和完善。仍有许多研究不能一一列举。整理相关的研究历史,请参阅上述武大三至九世纪中国研究所、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编撰的《光崎纯的著作》和李书行关的《日本五胡十六国史研究》(回顾与探索——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第九届年会论文集,湖北教育出版社,2009年)。

1986年《汉昭史》一书的出版,使中国对五胡十六国历史的研究和日本一样,同时进入了对一个国家的精细研究。事实上,这本书还引用了Tadao Tanegawa先生的研究成果,从而展示了中日学术界五胡十六国的历史发展过程。

随着中日学术界历史研究的不断发展,为了澄清各种历史事实,研究逐渐变得微观化和精细化。研究人员也开始关注更详细的问题。与其他历史时期相比,五胡十六国时期的史料较少,有时有必要讨论几个国家的相关案例。然而,五胡和十六国之间实际上有许多不同之处,也有必要讨论它们的变化和发展。作者在《颜倩国家体系审查》(迪什第39号,2017年)中做了相关论述,供企业读者参考。毫无疑问,对于研究者来说,对五胡十六国、魏晋南北朝乃至中国的历史的整体视野是非常重要的。然而,以某个国家为研究对象也是极其重要的,比如《汉昭史》,这甚至可以说是支持五胡十六国史研究的最基本的视角之一。

《汉昭史》自1986年出版以来,作为五胡十六国研究的经典著作,已被学术界广泛引用。由于缺乏史料,五胡十六国的研究存在相当大的困难。事实上,这本书也包含了许多关于“缺乏信息,无法详细检查”的描述。然后,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作者仍然运用各种方法整合史料进行论证和研究。

例如,在《晋书》第103卷,刘尧在集里,有“休屠王十五”。关于这一人物,笔者用《王镇报》墓志铭对“秀土王”的“吴石”一词的理解有所不同,认为应该理解为“秀土”的“王石吴”。此外,关于前赵政权流民的文献中也没有类似传记的集中记载。很难测试和描述他们的行为。另一方面,作者全面整理了各种文件,指出他是前赵政权的重要人物。

虽然书名是《汉赵史》,但作者的研究对象是汉代以来的匈奴和魏晋,从不同角度研究汉赵史。在这里,作者要特别注意的是作者对支持汉赵政权的各种团体的看法。

作者认为,从畜牧经济到农耕经济,早向汉朝投降的匈奴逐渐成为中国人。魏晋时期,一些汉族匈奴人和一些非汉族如乌湾、鲜卑等成为家庭成员并纳税。同时,汉朝赵国建立的山雨台负责管理以部落组织为基本单位的非汉族群体,即管理尚未地方化的非汉族群体。

因此,汉赵政权下的人民一般分为两类。一是家庭制度下的汉族和汉族文化中的非汉族,他们的经济生产方式主要是农耕。另一个是非汉族,其经济生产方式是游牧和畜牧业,由汗育台管理。在这里,不同的经济生产方式引起了作者的注意。例如,该书指出,即使他们是匈奴人,由于不同的经济生产方式,他们中的一些人也不在山雨台的管辖之下。

提交人还指出,军队中也存在同样的情况。毫无疑问,由汗裕泰管理的非汉族组成的军队是汉赵政权的主要力量。但另一方面,吴彼的汉族人、家庭和居民都被动员起来当兵。他们也是汉赵政权的重要军事力量。在这一点上,韩昭与南梁(鲜卑秃毛部建立)大不相同,南梁也是芜湖政权(作者对南梁政权的总体看法,另见南梁、西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正如作者在书中所说,鲜卑秃子部负责南梁政权的军事事务,汉族和其他非汉族群体负责向国家提供财政支持。在这里,作者注意到南梁政权鲜卑秃部的民族意识,以及他们与其他民族的明确界限。然而,在汉赵政权中,虽然汉和“六夷”也被汗和台湾区分开来,也实行了“胡汉分治”,但本质与南梁政权明显不同。作者认为这是本书作者极其重要的观点和视角。

魏晋南北朝时期,包括吴、胡、北朝十六国,非汉族群体的活动是学术界的一个重要历史方面。这本书的作者不仅以少数民族为单位,而且着眼于经济生产方式来考察当时非汉族的实际状况。当然,不应低估种族问题。然而,如果过分强调族裔群体的作用,人们可能会无意中得出偏离历史事实的结论。对此,本书作者关注非汉族的经济生产方式具有重要意义。

如上所述,本书通过有效的研究方法得出了许多结论,并为学术界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研究视角。其重要的学术价值不言而喻。事实上,这本书被反复重印的事实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当然,毫无疑问,研究并不存在。作为五湖十六国历史的研究者,作者也对这本书的内容有所怀疑,这本书被列为书评的最后一部分。

首先,有一个小问题——对“山董波”一词的解释。在第七章中,作者列举了汉赵政权的名称,并以席勒被任命为“山董波”为伯爵的相关例证。然而,作者认为董波山的“博”不是伯爵的本意。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希勒仍然公开持有上党县的称号。根据《晋书》第104卷《施乐在集上登》等文献记载,施乐在公元312年7月被刘聪命名为上党县公,在公元315年9月被陕西董波命名为上党县公。此外,在公元318年7月,刘聪在一封信中提拔席勒为官职时,信中有一句话说席勒一直持有公爵的头衔,即上党县公。席勒与山东波被封锁后,他还在上党县担任公职。如果“山董波”是伯爵,那么席勒既有公爵头衔又有伯爵头衔,这显然很奇怪。例如,根据宋书,卷97,高句丽传记,高句丽的长寿之王,当刘崧政权授予时,“把莲作为节日的指挥官,颍州军队的总司令,郑东将军,高句丽国王和乐浪勋爵。”可以看出,高句丽国王也持有乐浪的地位。虽然历代高句丽国王也被中原王朝授予乐浪君主的称号。然而,正如作者曾经指出的,高句丽国王是一个自称统治高句丽地区的头衔,而龚俊是中原王朝序列的头衔。两者共存,但属于不同的系统。如果高句丽王本人被纳入中原王朝的爵位制度,他将相应地被授予君主的爵位。毕竟,“高句丽国王”不是中原王朝头衔序列中的男爵。因此,同一朝代的同一个人不能同时拥有两个不同的头衔。

王安泰先生曾指出,“山董波”不是五等品。(再造封建主义: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爵制与政治秩序,台湾大学出版中心,2013)作者也曾将“山董波”理解为类似于“八者”的特殊称谓(赵建国之后的前夕——论匈奴与汉族的制度”,《李明关董阳石雪》2018年第41期)。简而言之,把“山董波”当伯爵可能会有一些问题。

另一个值得怀疑的问题是作者对金朝起义期间金朝和其他金人运动的解释。作者把晋金夫的对立理解为胡汉尖锐矛盾的体现。关于此事,《晋书》卷102,《刘聪实录》,记载如下:

赋被任命为将军和汉王。他派了官员,派了一个特使给范玉进打电话。左光禄和刘雅动身去西平。上书北宫春、胡Xi等人招募金人,将他们安置在东宫。金康攻击并摧毁了他们。傅把王彦当成左光禄,骂他道:“屠哥的造反奴隶,你为什么不立刻杀了我,把我的左眼放在西洋门上看郭襄的入口,把我的右眼放在春门上看将军的入口。”如果你生气了,杀了他。

这份材料描述了金夫政变后各方的反应。关于这一点,《子同治鉴》第90卷中的文章《金元大兴元年(318)八月》有更详细的记载:

(晋)宋会作乱,找王彦。严复紧随其后,志在必得,必有所悉;就金康而言,抢劫被推迟了。傅随后带领他的部队来到光明殿和极高的地方,让士兵们照顾他们并大量杀死他们。他被称为隐帝。刘氏男女,不下于长都伐东市。送永光和玄光陵墓,砍丛的尸体,烧他的祠堂。他自称为将军和汉王,称他为皇帝,并设立官员。他对安定胡松说:“自古以来,就没有胡人当皇帝。现在他给了你国玺,就像金氏家族一样。”宋不敢受苦。他生气了,被杀了。使者给泗州知府李矩发了个口信,说:“刘源,杀了小丑。由于金朝的混乱,这两位皇帝都因假装命运而被杀害。我想了解更多。”皇帝派韩寅等人去迎接自贡。韩尚书的《北功臣》等人招募了驻扎在东宫的晋人。金康攻击并摧毁了他们。傅想让王燕当左光禄的医生。颜骂:“屠哥的奴才,你为什么不立刻杀了我,把我的左眼放在西洋门上,看看郭襄人?”右眼上有一道弹簧门,用来观察将军的入口。“杀了他。

在我看来,把上述历史事实看作是汉族人对汉族人提出的胡汉矛盾似乎是不合理的。引用的史料记载了金准的政治变迁及其后的政治形势。从史料中可以看出,汉大臣们站在金铸的对立面。尤其是出生在豪族稳定的胡氏家族的胡松,拒绝了金准将将大印归还东晋政权的提议。这一点尤其重要。这表明当时在汉赵政权中有汉族人反对金朝向东晋投降。他们还对篡夺匈奴刘政权的金准采取了对抗的态度。从那以后,刘尧和住在平阳城外的施乐开始了十字军东征,金氏的准政府很快瓦解。在汉、赵政权中,晋朝得不到胡(如刘尧、施乐等)的支持。)和汉(如胡松等。)部长们,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基于此,再一次观察引用的史料,如果北功臣的行动理念是“汉人反对胡人”,那么相关的史料和他们的行为准则似乎有很大的不同。此外,金准在北宫春起兵之前就已经向东晋政权投降了。当然,在任何情况下,都值得注意的是,像北宫春等人这样的晋国人民,必须建立一支反对晋国的军队。

基于上述历史事实,作为金郑准变革后的一系列事件之一,仅仅从“汉奸”的角度来理解北宫春等人的动向似乎是不恰当的。关于胡松、施乐等人的行动,应该说当时胡汉双方都背叛了反叛的金珠。这应该是北宫纯起义的背景。至于北宫纯“招金人”。考虑到他作为西晋将军的地位,很可能只有“晋民”才能调动起自己的影响力。因此,将北功臣的行为与胡汉对立联系起来可能是不恰当的。

此外,可以注意到,北功臣和其他人的来历不明并不排除非汉族群体的可能性。根据《金书·张贵传》第86卷,北功臣属于西晋凉州总督张贵,是西晋出兵的大将。然而,汉昭帝赢得了西晋与汉昭帝的对抗,北宫最终向汉昭帝投降。根据《元和兴安祖》第十卷“龚蓓”一文,龚蓓是春秋时期的汉族姓氏,龚蓓可能是汉族。此外,根据《后汉书》第八卷中的《皇帝时代》等资料,东汉时期也因北宫伯玉的《易宗湖》而闻名。换句话说,仅仅从姓氏很难确定龚蓓的纯粹种族。就历史记载而言,北宫春的出生不详,因此很难确定具体的宗族。

以上,作者整理了本书的内容,并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感受和看法。由于学术水平较低,他们之间存在许多误解和误读。我真诚希望作者能有深刻的理解。《汉昭史》不仅是对汉昭史的研究,也是对五胡十六国史乃至魏晋南北朝时期非汉民族研究不可或缺的进步。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份再版肯定会获得更多的读者和学术界的广泛关注。作者也真诚地希望五湖十六国的历史研究能够继续发展和繁荣。

注:本书评最初是由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的卢帅用日语写成并翻译成中文的。我想在这里感谢你。当然,作者对书评中的错误负有全部责任。

网络彩票平台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三分快3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